• 成都赛区
  • 绵阳赛区
  • 自贡赛区
  • 德阳赛区
  • 资阳赛区
  • 乐山赛区
  • 内江赛区
  • 泸州赛区
  • 宜宾赛区
  • 南充赛区
  • 雅安赛区
当前位置:新闻阅读
邓长富:音乐剧是献给妹妹邓丽君的最好礼物
[2013-10-23 00:00] 来源:四川艺术家网 点击:1996[大][中][小]

今晚,由深圳音乐人李盾领衔打造的音乐剧巨制《爱上邓丽君》将在深圳保利剧院开演。这部耗资3000万元的剧目,是全球首部以已故华语歌坛天后邓丽君为题材的音乐剧,将再现邓丽君歌艺与神韵,让人们重温一代歌姬的风采。

邓丽君的三哥、台湾邓丽君艺术基金会董事长邓长富是邓丽君生前最亲密的家人之一,从小陪着邓丽君一起长大。本周初,记者在深圳专访了这位邓丽君传奇人生的见证者,请他为读者揭示一个更立体、更多面的一代天后邓丽君。

在家中只讲山东话

今年年初,国内一家通信公司公布了2010年内地彩铃下载排行榜,在前20名中,居然有5首邓丽君的歌曲入选,分别是《我只在乎你》、《甜蜜蜜》、《月亮代表我的心》、《小城故事》和《但愿人长久》。而此时,邓丽君离开人们已经有15年之久。她的歌曲依然在人们心中激荡,足见邓丽君对华语听众影响之深。

邓丽君兄妹5人。上有3位兄长,下有小弟邓长禧。然而,自从邓长禧2008年在上海猝逝之后,邓家父母和兄妹7人,如今唯余大哥邓长安和三哥邓长富两人。行伍出身的邓长富义不容辞地担当起了邓丽君艺术基金会董事长的重任。由于与邓丽君年龄相近,成年后又一起在美国留学多年,在几个兄弟中,邓长富与妹妹的感情最深,亦兄亦友。因此,面对本报记者谈起邓丽君,邓长富娓娓道来,细节历历在目,将一个有血有肉、音容宛在的邓丽君呈现在记者面前。

邓丽君生长在一个军人家庭。父母对孩子的教育相当严厉,细致到吃饭时不许反手使筷子夹菜。不过,作为家中唯一的女儿,邓丽君从小便倍受宠爱。邓长富回忆道,父亲常说男孩要闯,女孩要宠

邓丽君从小便表现出过人的艺术天赋。她的听觉特别灵敏,邓长富说。5岁时,邓丽君想学舞蹈,父母便把她送去学芭蕾。那时,为邓丽君买一双芭蕾舞鞋,就要花掉父亲两个月的薪水。但邓家无怨无悔。有一天,邓丽君自己走进照相馆,学着明星的样子拍了一张照片,父亲知道后二话不说,就去照相馆给女儿付账冲印。

令记者意外的是,邓长富透露,生在台湾的邓丽君在家中讲的是山东话。邓父祖籍为冀鲁豫交界的河北大名,母亲是山东人。因此家人在台数十年,依然心牵故土,坚持用乡音交流。邓长富记得,一直到父亲晚年卧于病榻,邓丽君回家看望他,一进门就用浓重的山东口音逗父亲开心:老乡,你咋样儿啊?

在邓长富的心目中,妹妹是个格外细心的人。邓长富结婚时,当时已是大明星的妹妹主动申请为他当伴娘。为了不抢新娘嫂子的风头,邓丽君特意只穿了一件朴素的白毛衣,未施妆容。邓长富到美国读书时,邓丽君家中有两辆车,分别是劳斯莱斯和奔驰,邓长富嫌太名贵,不肯开。次日早晨,邓丽君便买了一辆普通的福特车送给他。

生前空留三大遗憾

邓丽君42岁去世,走得过于匆匆。邓长富说,太完美的女性在生活中总会有残缺。或许老天太喜欢邓丽君的歌声了,所以早早唤她到天上去唱歌。他透露,邓丽君生前留下三大遗憾,这让她的人生呈现出一种残缺美

邓丽君的最大遗憾便是没能回到自己的故土大陆来办一场演唱会。邓长富透露,上世纪八十年代,邓丽君便知道大陆有很多人喜欢自己的歌。而在家庭的影响下,邓丽君一直有着很深的故土情怀,希望能够回到那片血脉所系的土地上唱歌。

事实上,有关邓丽君在大陆举行巡回演唱会的事,还真的进行过一些实际的接触。据邓长富回忆,在王蒙和刘忠德担任文化部长时期,内地都曾有机构跟邓丽君的经纪公司积极接触,具体商谈过演唱会的事情。然而,由于种种的阴差阳错,包括担心对当时尚在军中服役的三哥造成不利影响,邓丽君直到去世也未能完成大陆之行,留下了终生的遗憾。

第二个遗憾是没有获得一个好的学历。邓丽君只上到初中二年级。这是因为那年,她所在的教会学校让她必须在唱歌和上学之间做一个选择,邓丽君对唱歌割舍不下,选择了后者。邓长富说,除此之外,家庭生活的清贫艰苦,也是促使懂事的妹妹早早唱歌挣钱的原因。

实际上邓丽君并非没有文化。她很有语言天赋,学什么都很地道,不仅古文学得特别好,而且能用英语、日语、法语、马来西亚语以及粤语、闽南话等外语或方言进行演唱和交流。邓长富记得有一次在美国肯尼迪艺术中心,邓丽君在后台流利地用四五种语言安排身边不同国籍的工作人员办事,让旁边的老外目瞪口呆。

邓丽君生前喜欢诗词和小说。她去世时,邓长富在她的棺木里放了三套书——《唐诗三百首》、《李清照的词》和《张爱玲作品全集》。送书的原因是妹妹既然为这个世界留下了她的歌声,那她自己喜欢的就让她带走

邓丽君的最后一个遗憾当然是她的婚恋问题。对于这样一位女性,终生未嫁不能不说是一种缺憾。但邓长富表示,人生总有遗憾,一个人只要把自己来这世间所应做的做到,就算不虚此行

靡靡之音皆为真情

2008年,中国改革开放30年之际,内地一家媒体评出改革开放3030人,邓丽君作为唯一的港澳台人士入选。当时,邓长富代表妹妹去领奖。评委之一、胡耀邦长子胡德平问他:你知道邓丽君为何入选吗?邓长富摇头。胡德平说:她为改革开放早期的中国带来了一种温暖和柔软。

时至今日,在台湾台北金宝山的邓丽君墓园里,每天都有来自大陆的歌迷前往拜谒,看望那位抚摸过他们心灵的歌后。然而,在近30年前,邓丽君的歌曲却一度被称为靡靡之音,甚至被当作黄色歌曲。当时在台湾和海外的邓丽君知道此事吗?她有何反应?

邓长富笑着说,邓丽君当然知道此事。后来他们还看过有关此事的红头文件呢。但是他们都理解,那时受时空环境所限,邓丽君的歌曲又大多是歌唱男女之间的情爱,因此被误解也不奇怪。其实在台湾,邓丽君的不少歌曲也曾经在净化歌曲之列。

后来随着社会的不断开放,人们才渐渐意识到,所谓的靡靡之音,人们那样爱听而且百听不厌,是因为其中歌唱的皆为真情流露。

邓丽君的一生,曾经历过无数流言蜚语。然而很少见邓丽君站出来为自己辩解。这是为什么?邓长富说,他和妹妹探讨过这样的问题,两人的观点是一致的。他们的父母从小就教育他们,对生活要感恩,对别人要宽容。尤其母亲赵素桂常说:别人诅咒你是因为嫉妒你,你比人家好才这样。因此,邓丽君对各种不实传言总是微笑以对,从不辩解。在演出中,她也从来不争所谓出场顺序、是否压轴等,反而经常公开感谢自己的词曲作者和伴奏乐队。

在邓丽君生命的最后几年,已经基本不接商业演出,而是把大量的时间都投入到公益演出中。她总说,很多人生活并不富裕,那样听我的歌还要花钱,我会感到罪过。所以,我要多一些不卖票的演唱,邓长富一边说,一边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仿佛那位可亲可爱的妹妹离他并不遥远。

对话邓长富:音乐剧是献给妹妹邓丽君的最好礼物

邓丽君去世15年来,将题材瞄准她的瑰丽人生而创作电影、电视、舞台剧、小说的各种传闻不绝于耳。然而,唯有今晚在深上演的这部音乐剧《爱上邓丽君》,是由享有邓丽君版权的台湾邓丽君艺术基金会唯一授权的公开作品。接下来,该基金会还将筹拍电影《邓丽君》和邓丽君题材的电视剧。在与本报记者的对话中,基金会负责人邓长富透露了相关幕后信息。

记者:邓丽君艺术基金会是干什么的?

邓长富:它是在邓丽君过世那一年,也就是1995年成立的。基金会成立有三个宗旨:一是希望能够为扶持流行音乐发展出一把力;二是帮助一些弱势群体;三是培养一些新生代的演艺人员。

记者:是依从邓丽君本人的心愿吗?

邓长富:对。主要是完成她生前的心愿。邓丽君生前曾经写过一首歌词《心愿》,但没来得及谱成曲。我们找了名家把它谱成曲,每年我们都会办一次心愿演唱会,发掘一些歌坛新人。

记者:据说邓丽君身后留下了相当于4亿元人民币的遗产,加上每年可观的版税收入。邓丽君是怎么看待金钱的?

邓长富:她生前就不是以赚钱为目的的。她在过世前的那几年完全不做商业演出,就算给再多的钱也不会。她演出是为了社会公益,不收钱的。她认为社会给了她很多,她取得成就后应该回馈给社会,不仅不做商演,还努力帮助社会募款、捐钱。

记者:邓丽君去世已经15年,为什么现在才授权产生第一部以她为题材的作品?

邓长富:确实有很多人跟我们洽谈,希望改编邓丽君题材的影视剧或舞台剧。但基金会在授权这方面是非常谨慎负责的。主要是要对得起邓丽君的愿望和艺术成就。《爱上邓丽君》的制作方曾经制作过《蝶》等音乐剧,经验丰富,实力非同小可,又很有诚意,所以授权给他们我们很放心。结果证明是对的。

记者:邓丽君在大家心目中都有一个完美形象,扮演难度较大。你作为邓丽君的家人,对目前音乐剧《爱上邓丽君》的主演满意吗?

邓长富:我第一次听到本剧主演之一王静的演唱时,她一开口,我闭着眼睛欣赏,仿佛感觉我妹妹又回来了。这是个学昆曲出身的“90女孩,但无论形象、气质还是歌艺,都足以担当此重任。这部音乐剧将是献给邓丽君的最好礼物。

记者:邓丽君题材的影视剧方面进度如何?

邓长富:电影《邓丽君》是我们首先要做的事情,正在等待一位国际大导演的档期。目前已有一个剧本,尚未经过导演认定。但明年我们将力促《邓丽君》电影拍成上映。电视剧曾经磋商了很久,但目前还没有确定的计划。

记者:邓丽君纪念馆的建设现在到什么进度了?

邓长富:邓丽君香港故居拆掉的时候,我们去做了照相,并按比例留了建筑结构图,准备依照原样在邓丽君纪念馆重建。我们还保留了她在法国、香港家中的许多珍贵史料。邓丽君纪念馆预计今年3月份会动工建设。由台湾花博会邓丽君馆的设计师主持设计。整体造型像一个钢琴,故居建在钢琴的上面。设计中有许多音乐的元素,除观赏之外还会有互动,一定会成为大家怀念邓丽君、重温她如歌年华的好去处。(深圳特区报记者 王俊)


邓家老照片(前排右二为邓丽君)


春节全家福(前排右一为邓丽君)


邓丽君(左一)与母亲、三哥邓长富在美国(197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