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都赛区
  • 绵阳赛区
  • 自贡赛区
  • 德阳赛区
  • 资阳赛区
  • 乐山赛区
  • 内江赛区
  • 泸州赛区
  • 宜宾赛区
  • 南充赛区
  • 雅安赛区
当前位置:艺术感悟
余笑予:为戏而生 因艺而痴
[2013-10-05] 来源:四川艺术家网 点击:1052[大][中][小]

戏剧大师余笑予

为戏而生,为戏而活,为戏而死,铸就辉煌戏剧人生;因艺而思,因艺而梦,因艺而痴,终成怪才艺术大师。30日,著名戏剧艺术家余笑予的追悼会将在武昌举行。昨日,余老家人告诉记者,余老一生爱戏,家人也将选用他最爱的戏曲音乐送老人最后一程。

病床上看剧本,爱戏成痴

湖北剧院副总经理朱洪春说,虽然年事已高,但每有好戏上演,老爷子都会在湖北剧院露面:“上个月北京人艺来演《李白》,我还跟老爷子打了招呼,他还跟人讨论戏呢。”余老的家人透露,余老去世前在病床上还惦记着排戏。“他排的黄梅戏《苏东坡》刚刚在黄冈公演,还要给市楚剧院排《寻女》,河南小皇后豫剧团还有一个戏也等着他。入院的前一个星期,他一直是上午排戏,下午去医院打针。家里人劝他,他还说,兴许我一去排练场就好了。”

不干涉子女,为戏遗憾

余老的一双儿女从事的工作都与戏曲无关。在女儿余端眼里,爸爸从来不发脾气,管教孩子也“不走寻常路”。17岁时,余端爱去舞厅跳舞,还偷偷学着抽烟。别人告诉余笑予,余笑予回来只问余端,“你确实抽烟吗?抽烟是习惯问题,不是道德问题。要抽就别躲着,别把被子烧了。”在工作、感情的选择上,余笑予也不干涉孩子们的选择,只是在女儿恋爱时偷偷为她支招:“别人给你糖衣炮弹,你可以把糖衣吃了,炮弹再打回去。”

余笑予生性幽默,常常在家里逗孙女龙龙玩。一次,余端和爸爸坐在沙发上吃面包,龙龙走过来,余老马上做出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几好吃哟!”余端也跟着他一起“演戏”,龙龙好奇地冲过来,有什么好吃的?余老一本正经:“小伢的脸!”龙龙落荒而逃。余笑予却跟余端说,“你这么聪明,天生是个很好的彩旦,没有学戏,真是可惜了。”那一刻,余端才发觉,爸爸心中还是希望能有人继承他的衣钵。

余端说,余老一生最大的心愿是重排父辈楚剧旦角余文君的拿手戏,可惜一直未能如愿,如今只能成为永远的遗憾了。

最爱“余氏烧排骨”,以吃论戏

余笑予一生最爱美食,自己也做得一手好菜。他最拿手的秘制“余氏烧排骨”,是家里逢年过节不可缺少的大菜。而儿子余勤从事餐饮行业,两人的交流方式都离不开吃。余勤爱看传统戏,而余笑予的作品中不乏现代作品,“他常跟我说,传统戏就像老汤,韵味悠长,而很多现代戏都是味精,虽然也有鲜味,但是很难长久。”偶尔,余勤看完戏也跟爸爸交流:“这戏,就是一台萝卜花!”外人听不明白,只有父子俩心领神会,这是在说戏看着光鲜但没内容。

余勤说,他和家人商议,准备用戏曲音乐代替追悼会上的哀乐。“爸爸搞了一辈子戏曲,他的终止符也应该和戏有关。”老人平日里最钟爱的折扇和帽子,也将和戏曲音乐一起陪伴他走完最后一程。

梨园“金手指”点戏成金

余笑予一生执导戏曲作品横跨京、汉、楚、豫剧等20多个剧种,《徐九经升官记》、《膏药章》等经典作品获奖无数,被业内人士誉为梨园“金手指”、“神奇之手”。这位“金手指”的魅力何在?昨日,湖北省艺术研究所所长胡应明介绍,余笑予的作品贵在有人间气息,有平民情怀,还有独一无二的创造性,所以好看、耐看。

他,让“鄂派京剧”扬威梨园

提到京剧,许多人会想到梅派、张派等唱腔流派,但在戏曲界,还有个响当当的名号“鄂派京剧”。胡应明介绍,“鄂派京剧”的提法,正是得益于余笑予和湖北省京剧院排演的《一包蜜》、《徐九经升官记》、《法门寺众生相》、《膏药章》和《药王庙传奇》等一系列作品。“余笑予的作品突破了京剧的传统程式,渗透了生活的气息,也加入了汉文化擅长的谐趣、幽默。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别的戏舞台上还是一桌两椅,他的舞台上就能让景随人走,别的人物还在念韵白,‘膏药章’的台词已经在说‘物价见风涨’。他的戏里这种人间气息,在当时的京剧界,就是一股清新的风。湖北省京剧院当年在全国连续五年获得金奖,余笑予功不可没。”

他,让丑角成为男一号

徐九经、膏药章,余笑予作品中的这些经典人物深受戏迷喜爱。此前,丑角在京剧舞台上只能演配角,是余笑予让丑角第一次在京剧舞台上挑了大梁。胡应明介绍,余笑予出身楚剧世家,学戏学的是楚剧丑角,而楚剧如《葛麻》等多以小人物为主角,充满着民间智慧,对余笑予的影响非常大。因此,他大胆启用朱世慧作为京剧丑角担当男一号,塑造了徐九经、膏药章等一系列个性鲜明、充满诙谐的人物,“很多人说余笑予成就了朱世慧,实际上朱世慧也成就了余笑予,他们谁也离不开谁。”

他,让每部戏都自成一格

余笑予一生执导50多部作品,每部戏都有不同的特点,胡应明称之为“一戏一格”。“他排过正剧、喜剧、悲剧甚至是闹剧,总之决不模仿别人,也绝不重复自己。”上个世纪,大家还不知道手机为何物,余笑予就在汉剧《弹吉他的姑娘》中设计了“电话舞”,又在《粗粗汉靓靓女》中将电脑椅搬上舞台。在余老近年的作品《李四光》和《苏东坡》中,为表现两位大家的凡人情怀,他精心设计了不同的细节:“李四光和妻子为石头吵架,而苏东坡和仆人聊天以自嘲,他的每部戏中打动人的细节都不一样,但总能抓住人物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