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都赛区
  • 绵阳赛区
  • 自贡赛区
  • 德阳赛区
  • 资阳赛区
  • 乐山赛区
  • 内江赛区
  • 泸州赛区
  • 宜宾赛区
  • 南充赛区
  • 雅安赛区
当前位置:艺术感悟
赵本山:“俗”出一个娱乐帝国
[2013-10-05] 来源:环球人物 点击:1151[大][中][小]

流水的春晚,铁打的本山。临近春节,春晚再次成为不约而同的话题,而赵本山的小品当仁不让成了这场娱乐宴席的主餐。时间进入21世纪第二个10年,赵本山与春晚依然不可思议地联系在一起:似乎没有他,春晚就不再是春晚,春节也少了些喜庆的气氛。

10年前不同的是,当年赵本山背靠春晚这棵大树好乘凉,而如今,春晚只是赵本山的众多舞台之一:他有了自己的艺术制作团队,投拍了《刘老根》、《马大帅》、《乡村爱情》等系列农村题材的电视剧;与黑龙江卫视、辽宁卫视合作生产《本山快乐营》、《明星转起来》等电视节目;二人转演出剧场刘老根大舞台在东北乃至全国遍地开花;201012月上映了他投资制作的第一部电影《大笑江湖》……至此,赵本山打造了影视、演艺一条龙的文化产业链,缔造了一个当初连他自己也无法想象的娱乐帝国——本山传媒。

改变命运的那个晚上

由春晚的打工皇帝变成了本山帝国的掌门人,成了众媒体竞相追逐仰仗的SP(内容提供商),用赵本山自己的话说,过去是别人经营我,现在是我经营别人,也经营自己。就像拳王泰森和他的经纪人唐·金,过去我是泰森,现在也是唐·金。

转变的过程里,有两个人对赵本山影响至深。上世纪90年代初他与余秋雨相识,余秋雨的一番话让赵本山从走红后的玄玄乎乎转而对自己有了大概的设计;2000年出演张艺谋电影《幸福时光》,他开始思考通过影视找到除春晚之外的更多平台。从泰森变成唐·金,所有需要凭借的资本他都有,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差哪儿呢?

2000年春节,老搭档何庆魁请赵本山在吉林看了一场二人转那晚把我们都乐坏了,赵本山回忆说,当时我不演二人转已经好多年,但觉得这个东西很有希望,一定有市场。我满脑子都在想这个事,可不可以组织一个团,搞一个剧场,或者办一场比赛,拍一部电视剧……一晚上我都没休息,第二天,整个构想就成形了。就在赵本山至今仍然历历在目的那个晚上,高高飘扬的小品王告别白云,回归黑土,重新回到了孕育他艺术生命的二人转。这时的赵本山仿佛按下开关,启动了那架动力强大的命运机器。

成了娱乐界的

咔,命运机器接通了。组团、办二人转大赛、收徒、建二人转剧场、拍第一部电视剧《刘老根》、再拍电影,一个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庞大娱乐帝国迅速崛起。20107月,当赵本山乘坐自己的私人飞机本山号跨越台湾海峡到对岸演出的时候,他也许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10年间,小品王落了地,本山传媒上了天。

本山传媒集演员经纪、剧场演出与影视制作于一体的完整产业链,让赵本山的角色从演员变成老板,由当明星转而制造明星,形成了稳定有效的赢利模式。以刚刚过去的2010年为例,刘老根大舞台票房超过两个亿,电影《大笑江湖》票房超过1.5亿,此外还有与黑龙江卫视和辽宁卫视分别合作的节目收入……本山传媒的业绩和活力远远超过任何一家国有院团,在国内演艺团体里一枝独秀。

天才和机遇造就的金字招牌在赵本山的腾转挪移下,转化成可以持续发展的文化资本,此时的赵本山不再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春晚演员,他成了娱乐界的,成了没有任期限制的喜剧界大佬。

准备春晚小品生不如死

几乎每一年,关于赵本山上不上春晚、与谁搭档、演什么节目、能否通过节目审查等,都成了媒体乐此不疲的话题。赵本山说,每次准备春晚小品都让他生不如死

2008年春晚让赵本山备受煎熬。北京奥运的严肃命题怎样跟小品编织到一起?农村题材和奥运主题怎样糅到一块儿?这样的小品会有笑果吗?赵本山接下此重任,压力可想而知。除夕之夜,当几乎所有的中国家庭在欢乐的气氛中聊着闲天、吃着饺子的时候,赵本山带着宋丹丹、刘流如约出现在了亿万家庭的电视屏幕上。谁都看得出来,《火炬手》的表演者们相当吃力,赵本山的最后感言显然有些难产,宋丹丹搭档得也不顺利,小品略显有些拧巴。然而最拧巴的不是演出,而是演员们忐忑纠结的心,就怕演不好。演出结束,回到后台,赵本山和宋丹丹抱头痛哭。

2009年接到春晚任务后,赵本山给宋丹丹打电话,她死也不上;给范伟打,范伟不接电话。赵本山只有带着自己的徒弟上。第一个小品送审被毙后,只剩下12天的时间准备下一个作品。怎么办?巨大的焦虑和疲惫折磨得他不得不挂上了吊瓶,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半夜爬起来练毛笔字。一次偶然看电视,是毕福剑主持的星光大道年终颁奖晚会。突然间,一个毕姥爷到铁岭选演员的故事梗概立刻成型。后来,《不差钱》出乎意料地火爆,他的徒弟小沈阳一战成名。

赵本山自从大病后,身体明显不如以前,医生不让他再上春晚。但是我要不上,观众会怎么想?大家会认为赵本山是不是出事了?如果观众看我的小品成了习惯,那观众需要这个我就得上。我不上春晚除非有三种情况:一是不让我上了,二是演得不好观众不看了,三是我出事了。

选人很神

本山传媒艺术总监刘双平眼里,赵本山选人很神他可能见你一面,感觉好就用你了。”2001年,经朋友引荐,时任中央歌舞团东莞分团团长的刘双平在沈阳与赵本山相见,并有短暂接触。后来要成立本山传媒,急需用人,赵本山就想到了刘双平。电话里,赵本山问刘双平愿不愿意到他这里来工作。刘双平很惊讶,当即表示愿意,并说把一些事情处理处理就过去。此后半年间,赵本山没有给刘双平任何消息,刘双平也没有和赵本山联系。就在这事儿眼看要的时候,赵本山向刘双平发出了正式的北上邀请。赵本山说:如果他(刘双平)天天问我什么时候来,我会想他在那边是不是干得不好?他不急,证明他在那儿干得很好:让我去是件好事,不让我去,我在这儿很好。刘双平做了两手准备。

本山传媒的副总裁唐铁军,原来当过建筑工人,是标准的民工出身。工会主席吴海元原是建筑承包商,身家亿万。因为喜欢赵本山的小品和二人转,他放下财源滚滚的房地产生意,不要一分钱工资,情愿给赵本山义务当后勤,有时他还自己掏钱给员工发福利。他对赵本山说:跟你一起工作就是愉快,工作就当是玩。

赵本山这样总结他的用人心得:一个公司需要有能力的人,更重要的是真诚,你的团队哪怕能力差点,但是只要大家真心干,也比有能力的人在一起勾心斗角强。

其实他是草根

赵本山1957年出生在辽宁铁岭,6岁跟着盲眼的二叔学艺,20多岁时成为辽宁省内小有名气的二人转演员。

一生经历过苦命的童年,一夜爆红的青年,登峰造极的中年。他倒过煤,1993年就在演出之余当煤老板;他被足球伤过心,200568日,出任辽宁足球俱乐部董事长,承诺一定会带辽宁足球走出困境,却仅过了半年,就黯然离去;2009年,他甚至与死神擦肩而过。这位出身农村的传奇人物,与几十年来的中国故事叠加在一起,书写了中国当代史的本山列传

苦命的童年让他记住了自己的根;一夜爆红让他体会到被人需要是多么重要;被足球伤过心,让他知道了游戏规则在中国是多么复杂。他退出了足球,却没有退出游戏;他深知江湖险恶,却还要大笑江湖。一个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人,一定可以玩得潇洒。连命都险些丢了的人,还怕什么?他看似娱乐大佬,却像野草一样根深蒂固。

他精明、狡黠、世故、独断,他真诚、直率、豁达、虚心,这些看似反义词的品性就这样复杂地纠结在一起。虽然他带着保镖,坐着飞机,脚上还穿着路易·威登。

他经营老道,但在艺术上却纯净如水。他对事态人心的准确把握,让他的一举手一投足,他的每个包袱、每句台词都恰到火候。

赵本山不奢望人人都喜欢他的表演,却重视大多数中国人的品位。他知道,“9亿农民是中国最大的政治民间艺术必须接地气,脱离了土地和民间就是死路一条。赵本山的小品和二人转覆盖了数目巨大的观众,也许我们上边洋洋洒洒一大篇,还不如赵本山的一句话——“别人需要你,你才有价值。

雾里看,或难分辨。也许10年后、20年后再来评价赵本山,才能更多几分公道。

(摘自《环球人物》)